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现年51岁的英国船长Miranda Merron在Campagne de France号上进行训练,准备参加2020年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Vendée Globe)。她是今年参赛的六名女性之一。
摄影:CAMPAGNE DE FRANCE, VENDEE GLOBE 2020

撰文:MARY WINSTON NICKLIN

  驾船在滔天巨浪中穿行,与鲸鱼迎面相撞,或是在茫茫大海中倾覆,这些威胁在全球最具挑战性的帆船比赛“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Vendee Globe)中是真实存在的。参赛选手必须独自驾船环游世界,且不能中途停止。
 
  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是人类面对原始自然时生理和心理耐力的一次极端考验,全程平均26000海里,历时三个月,因为比赛的艰难和残酷,也被誉为 "海上珠峰 ”。顺利完成比赛者将收获全球赞誉。但最终赢得大奖需要打破Armel Le Cléac’h在2016-2017年创下的74天的纪录。

  11月8日,33名船长起航,其中6名是女性,这是该赛事创办以来女性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届。年龄最大的是51岁的Miranda Merron,最小的是30岁的Clarisse Crémer。46岁的Samantha Davies是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唯一的资深女选手,这将是她第三次冲击冠军。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参赛者从法国Les Sables-d’Olonne出发,跨越南北半球,进行约为三个月无人协助的不间歇环球航行,回到起点,结束比赛。一路上,他们将面临狂风巨浪到巨型冰山等诸多考验。
摄影:STEPHANE MAHE, REUTERS
 

  之前从未有女性在这项赛事中拔得头筹,但其中有些人曾无限接近大奖。 Ellen MacArthur在2000年至2001年的排行榜中位列第二,以一天之差惜败给当年的冠军。 Davies在2008-2009年的比赛中排名第四,无缘领奖台。
 
  今年,这些无畏的女性船长向男性同行们发起了挑战。“这是职业帆船运动中性别平等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Davies在谈到本届女性参赛人数时说道。“我很尊重其他五位女士,她们都是经验丰富的水手,非常了不起。”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公海障碍赛
 
  “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始于1989年,每四年举行一次,现已成为帆船界的重磅赛事。由于比赛本身的残酷性,能坚持完成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截至目前,参加比赛的167名水手中只有89人越过了终点线。
 
  在这趟海洋探险之旅中,起点和终点位于法国大西洋海岸的Les Sables-d’Olonne,参赛者们沿着早期航海家们穿越三大著名海角(非洲的好望角、澳大利亚的卢因角和南美洲的合恩角)的足迹一路进发。从比斯开湾开始,船长们借助信风的力量到达赤道,勇闯赤道无风带的水域。之后,他们尽可能向南航行,以寻找环绕地球的最快路径。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参赛者驾驶的高科技船艇速度最高可达30海里/小时。图中,46岁的英国船长Samantha Davies正驾驶 "Initiatives-Coeur "号在比赛起点附近的水域训练。
摄影:LOIC VENANCE, AFP/GETTY IMAGES

  最令人生畏的航段是围绕南极洲海岸的南极海。在这里,船长们必须与风暴肆虐的海面、滔天巨浪和大型冰山周旋。实际上,比赛组织者设置了一个 “南极禁区”,警告选手们远离危险冰区,从北面穿行。“我从未见过其他船只。也没有见过其他人,一个都没有,”Merron说道,她曾在参加其他比赛时去过那里三次。
 
  一旦绕过新西兰,就意味着船长们已经远离陆地,发生灾难时,无法及时获得任何形式的帮助。危险无处不在。当船以高达30海里/小时的速度行驶时,可能会迎面撞上海浪,“就像两车相撞一样”,Crémer解释道,船长可能被掀翻坠海。这种情况下,最方便施以援手的通常是其他参赛者。在2008-2009年的比赛中,几位船长为了救助Yann Eliès毅然改变航向,Samantha Davies就是其中之一。Yann在那次可怕的印度洋事故中摔断了骨盆和腿。
 
  像Yann Eliès这样的故事并不少见,有的已被载入史册。1993年,Bertrand de Broc因被松散的绳子击中脸部而咬掉了舌头。根据医生通过电传(二战时期传真机的前身)发送的指示,他用针线将舌头缝了回去。在2000-2001年的比赛中,Yves Parlier驾驶的船只在印度洋中部发生桅杆断裂,这对水手来说是灾难性事故。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Samantha Davies在为2020年的比赛进行训练。水手一般要在海上独自撑过3个月,每隔20分钟就要睡觉一次。
摄影:STEPHANE MAHE, REUTERS
 
  Parlier在新西兰附近抛锚,他试图从船上和斯图尔特岛周围的漂浮物中搜寻材料,以复原装备。随后,一项更大的挑战冲击了他:食物短缺。最终,他靠着鱼和海草(用干汤包调味,再喝点红酒)活了下来,并设法在126天后完成了比赛。(Parlier并不是最后一名!虽然冠军Michel Desjoyeaux在93天后就冲过了终点线,但有两位船长排在Parlier之后。)
 
  尽管出现了事故,万幸的是,他们最终都逃过一劫。这项赛事也曾发生过悲剧,1992-1993年有两名选手在海上失踪。
 
  自麦哲伦首次环绕地球已经过去了500多年。与这位传奇葡萄牙探险家在他史诗般的探险中所遭遇的经历类似,参与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的船长们有时不得不像动物一样生活:每隔20分钟睡觉一次,用手和膝盖爬来爬去,避免脑震荡。但他们的食物相对好一些;Cremer的库存能撑过90天,有鸭肉酱、巧克力和美味的脱水食品,而Merron有100天的储备,茶叶和冻干圣诞大餐。
 
精神战胜一切
 
  除了生理上的痛苦,精神压力也让人苦不堪言。决策会因睡眠不足而受阻;情绪很容易被放大。“在最初的24小时里,你会产生幻觉,认为船上还有其他人,”Merron开玩笑说。“风越来越大,你会想为什么另一个人不来帮忙处理一下风帆。”
 
  选手们是如何忍受与世隔绝、疲惫和压力的?他们如何在船上独自面对恐惧?睡眠管理是比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些参赛者会与大学研究人员合作,对他们的策略进行微调。“只要一有时间就睡觉,”Merron解释道。“船上有警报器,但[海上的]情况变幻莫测。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30岁的Clarisse Cremer驾驶Banque Populaire X号在海上乘风破浪。在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中,船长必须独自完成比赛。
摄影:YVAN ZEDA, VENDEE GLOBE 2020
 
  Crémer会利用瑜伽、呼吸和冥想练习来对抗压力。在过去的出海活动中,她通过在船上拍摄视频排解情绪,她的镜头传达出了幽默和热情,极具感染力。今年,法国因疫情封锁,船长们无法进行水上训练,但她的拍摄没有停止。她穿上了恶劣天气的装备,模仿着各种动作,同伴用水桶向她泼水,这样的视频再现了真实的海上生活。
 
  摄像机已经成为一种心理工具,帮助Crémer勇敢地面对比赛中的极端条件,以及前方未知的陷阱。Crémer坚持认为,你不能总想着一路要面临的巨大挑战,这会把人压垮。“法语中有一句谚语。A chaque jour suffit sa peine,”她说道,翻译过来就是: “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得过且过吧。” 当你的远大目标难以实现时,那就必须一步一步地前进。先专注于简单的任务,定一个较小的、可实现的目标。
 
  Merron看待危险的角度比较实际。“我要强调一点,如果在24小时内没出现什么问题,你就要警惕了。” 她很向往那种自由的状态,可以远离网络,“独自在海上,探索地球上人类还未完全染指的最后几个地方……尽管海洋上漂浮着那么多的垃圾。”
 
  对Davies来说,最大的恐惧是无法完成比赛。2012年比赛时,她船上的桅杆断了,无奈之下,她只能解开帆缆,挽救可能沉没的船只。“失败总是与冒险相伴,”她说道。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来自法国的Clarisse Cremer正在她的Banque Populaire X号帆船上享受轻松一刻。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是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考验。
摄影:STEPHANE MAHE, REUTERS
 
女性先驱

  强健的身体和坚韧的精神是参赛的重要基础,但业内女性先驱的榜样力量也不可忽视,正因为有了她们,后来者才有了前进的动力。“我九岁的时候,妈妈带我去听了Dame Naomi James女爵士的演讲,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 Merron谈到1978年第一位完成单人环球航海(途经合恩角)的女性时说道。
 
  成年后,Merron和当时23岁的Davies一起在Maiden 号上航行,Maiden号由Tracy Edwards掌舵,她招募了第一批全女性船员,试图挑战儒勒•凡尔纳杯(Jules Verne Trophy)。“Tracy Edwards是我来这里的原因,”Davies说。“她不仅是我的英雄,还为女性体育运动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年轻时的我在观看她的比赛时,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她的船员。”
 
  Isabelle Autissier和Catherine Chabaud是第一批参加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的女性,她们是著名的法国航海家和远洋赛手。1996-1997年的那届比赛遭遇狂风,引发灾难,终成悲剧性传奇。Chabaud排名第六(140天)。(Autissier冲过终点线,但因为在开普敦停下来修理受损的船舵而被取消资格。她曾在风暴中掉头寻找参赛的加拿大船长Gerry Roufs,Roufs在海上失踪,据推测已经死亡。)

无所畏惧的女水手挑战 “海上珠峰
Samantha Davies驾驶Initiatives-Coeur号在法国洛里昂附近海域训练,这里离比赛起点不远。2020年比赛要打破的纪录是74天,但完成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可能需要100多天。
摄影:ELOI STICHELBAUT, POLARYSE/ VENDEE GLOBE 2020

  那场悲剧发生四年后,Ellen MacArthur在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中斩获第二名。这位24岁的英国女船长差点就追上了当年的冠军Michel Desjoyeaux(耗时93天完成比赛),最终以一天之差惜败。“看她的比赛真的很有趣,”Crémer谈起自己的偶像时说道,“要知道,她并不是一个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人!”
 
  第一次有女性敢于向Phileas Fogg的环球航行纪录发起挑战时,那还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Phileas Fogg是儒勒·凡尔纳的小说《80天环游世界》中的主人公。)Nellie Bly就是这样一位无所畏惧的女性先驱。这位19世纪的调查记者发明了一种新的 “噱头报道”,为了揭露当时妇女精神病院的可怕状况,她乔装成病人住进了医院。最终,她的文章让报纸销量大增,Nellie Bly的名字很快登上了头版头条。出于对海上冒险的渴望,她说服了《纽约世界》的编辑赞助这次旅行,通过乘坐轮船和火车,她在72天内完成了这次旅行,创造了1890年的世界纪录。
 
  她的航行(有满心欢喜的船长,一只宠物猴子,她甚至还亲自拜访了凡尔纳)与危险又孤独的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相去甚远。但她的毅力、雄心和精神(只穿一件衣服旅行,少拿行李,在旧金山港迷倒了天花检疫医生)让如今的冒险家们钦佩不已。Bly的电报让公众着迷,同时报纸纷纷登出广告,让读者竞猜她的旅行进展。她后来写道,自己唯一的遗憾是“匆忙离开时忘了带柯达相机。”
 
  法国旺底(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的选手们不会忘记相机。他们靠幽默和机智记录下疯狂的冒险,然后利用视频和社交媒体使其广泛传播。在2008-2009年的比赛中,Samantha Davies驾船驶入北半球时拍摄了一段著名的视频,视频中,她随着Cyndi Lauper的歌曲 “Girls Just Wanna Have Fun”跳起了舞。在之前的一次单人横渡大西洋的航程中, Crémer对口型表演了法语和英语流行歌曲串烧。
 
  “鉴于目前的疫情,娱乐活动减少,活动被取消,我们感觉今年的观众特别关注我们,”Davies解释道。“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巨大的动力。"

(译者:陌上花开)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