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

化石牙结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贸易

化石牙结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贸易图为一位艺术家笔下的古米吉多(ancient Megiddo)的一个市场:商人们不仅出售小麦、小米和枣(整个地中海东部地区都种植这些作物),还出售来自南亚的芝麻油和姜黄。
插图:NIKOLA NEVENOV

撰文:ANDREW CURRY
 
  长期以来,研究人员一致认为,《新约》中三贤士的故事反映了一种蓬勃发展的远程贸易,这种贸易从阿拉伯海带来了外来的食用油和树脂,并在罗马时代进一步向东进入地中海地区。不过,一项令人惊讶的新研究发现,如今的以色列地区的古代居民早在3500年前就开始享用南亚的水果和香料。
 
  最近,研究者对十几具可追溯到青铜器时代中期到铁器时代早期(约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前1100年)的骨骼的牙结石化石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了香蕉、姜黄和大豆的证据,而这些都是当时遥远的南亚种植的农作物。
 
  上述发现发表在近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增加了新的艺术和考古证据,表明古代的地中海文明从遥远的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进口大量货物,包括鸡、黑胡椒、香草等。
 
  “我们曾经认为,人们从本地获取食物,然后从遥远的地方进口宝石,”新研究的合作者、慕尼黑大学的考古学者Philipp Stockhammer说。“实际上,即使是在青铜器时代,当时的人们也和我们很像,从世界各地进口食物。”
 
证据来源出人意料
 
  牙结石是在牙齿上积累的硬化斑块。直到最近,牙结石还被认为是从考古样本中刮出的垃圾,通常都被扔掉。不过,最近的发现表明,牙结石实际上是丰富的信息源,其中包含了从古代DNA到细菌和蛋白质等大量信息。

化石牙结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贸易
在古米吉多附近的Tell Erani遗址,研究人员在埋葬于此的人的牙齿上发现了芝麻甚至香蕉的痕迹。
供图:PHILIPP STOCKHAMMER
 
  “如果你不再刷牙,2000年后我还能知道你曾经吃了什么,” Stockhammer说。
 
  为了弄清古黎凡特人的饮食,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分析了16具遗骸口中的牙结石。其中一些遗骸发掘于米吉多——一个古老的城邦,以其圣经中的名字“哈古米吉多顿”而闻名。米吉多兴盛于青铜器时代,这一事实在研究取样的精英墓葬中得到了体现,但它并不像其附近更大的城邦那样拥有巨大的财富和势力范围。“米吉多很富有,也很发达,” Stockhammer说,“但并不是重要的国家,根本无法与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相比。”
 
  从米吉多上层阶级墓穴中发现的牙结石表明,当地人吃了很多谷物,包括小麦和小米,以及枣等水果,他们还吃来自更远地方的美味佳肴。其中几个人的牙结石样本证明,他们吃了大豆和橙黄色的香料,姜黄——二者都是原产于南亚和东亚的作物,考古学家认为它们在古代地中海人的餐桌上并不常见。
 
  “即使只有这么少的样本,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在那个地方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哥本哈根大学的古代蛋白质专家Matthew Collins说,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在附近一个名为Tell Erani的定居点,研究人员还从埋葬于公元前1100年左右的古人的牙齿上采集了牙结石,考古学者认为该地区与《圣经》中被称为非利士人的族群有关。Tell Erani的墓葬较为简朴,表明这个地方的财富较少,研究作者们想知道,是否这里的外来物品也更少。结果他们发现了芝麻的痕迹,这同样存在于米吉多的样本中。
 
  虽然芝麻油、 芝麻酱和芝麻是如今的黎凡特饮食的常见成分,但其实芝麻原产于南亚。考古学者们在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墓穴(埋葬于约公元前1400年)中发现了芝麻,但许多研究人员认为,直到很久以后芝麻才开始成为当地饮食的常见组成部分。
 
  然而,最令人惊讶的牙科发现来自一名埋葬于Tell Erani的50多岁男子:一种能促进香蕉成熟的蛋白质。“Tell Erani墓葬非常简陋,没有证据表明其主人属于精英群体,” Stockhammer说。“看起来不像是墓葬主人第一次吃香蕉。”
 
‘难以保存’的证据
 
  牙结石被证明是一种极具价值的工具,可以用来鉴别大多数考古环境中通常都非常稀有的食物,比如香料和食用油。虽然香料和食用油是古代贸易路线的主要贸易物品,但“这两类食物在考古学记录中几乎看不到,”哈佛大学和德国耶拿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研究所的古遗传学者、新研究的共同作者Christina Warinner说。“这让我们得以看到高经济价值的食物,而一般情况下这类食物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比如稀有的芝麻油和大豆油,以及香蕉等外来水果。

化石牙结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贸易
米吉多青铜器时代的墓葬表明,精英阶层的成员喜欢吃以大豆制作的食物和姜黄,二者都是南亚和东亚的特有作物。
供图:PHILIPP STOCKHAMMER
 
  就香蕉而言,其考古证据非常难以获取:这种水果没有籽,柔软的果肉很容易腐烂。这就是不太可能将成捆的香蕉运往古米吉多的原因。不过,当地人可能会进口并食用干香蕉片,后者可以在漫长的海上航行中保存下来。
 
  在研究人员现在可以从牙结石化石中提取的众多证据中,植物蛋白(不像动物DNA、牛奶蛋白或在坚硬的谷物外壳和茎杆中发现的更坚固的微晶体)很容易分解。因此,牙结石上很少保存植物蛋白,这就给人留下一个错误的印象:牛奶、肉和粥在古代餐桌上占主导地位。研究人员使用了一种新方法从牙结石中提取更多的蛋白质,并花费了比以往研究更多的时间将他们的发现与植物蛋白质库进行比较,以寻找匹配的蛋白质。
 
  研究人员认为,很有可能还有更多地中海居民喜欢吃芝麻和香蕉等植食性食物,但其植物蛋白并未保存在牙结石中,或者没有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保存下来。“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Stockhammer说。“这并不意味着只有一个人吃香蕉,而是只有一个人的牙齿上保存了充足的证据。”
 
  研究人员很难分辨牙结石的形成时间,因此吃过香蕉的Tell Erani人有可能是一个商人,或者是一个在亚洲旅行时吃过香蕉的海员,最终死在地中海的岸边。如果是这样的话,足以证明史前人类就已开始进行远距离旅行。
 
  新证据进一步证明,青铜器时代人类已经开启了全球化,从中国到地中海的广大地区都存在远程贸易往来。“这已经不令人惊讶了,”海法大学的考古学者、海法大学津曼考古研究所的所长Ayelet Gilboa说,她没有参与这项研究。“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对史前远程贸易的认识真的发生了转变。”
 
  比如说,五年前,Gilboa发表了一项研究,认为在米吉多附近的一个遗址发现的罐子里含有肉桂,“大家都说这是不可能的,” Gilboa说。“不过,随着我们进一步研究,我们发现证据一直都在那里,只是没有人去注意。”
 
  “我们现在有很多证据表明,至少从公元前2000年开始,人类就已经进行了远程商品贸易,”她补充说。“这表明小规模社会已经开始作为一个庞大的社会网络的一部分运行。”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