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最有名的野生真菌之一毒蝇伞(Amanita muscaria)是这位摄影师最喜欢的真菌,他很高兴在自己和邻居家的院子里发现了这种真菌。

撰文:JAN VERMEER
摄影:JAN VERMEER

  我到过世界各地,拍摄大自然和生态系统的照片。2020年3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在我生活的荷兰爆发时,我像其他人一样待在家里。就是在那时,我开始注意我家院子里和周围地区生长的真菌。
 
  从2019年秋天开始我就非常清楚地知道,真菌在潮湿环境下会长得很茂盛,当时荷兰的降水量特别大。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紫蜡蘑(Laccaria amethystina)多长于山毛榉树附近,淡褐色的菌盖让它们很难从上方辨认。但如果你伏在地面,从下往上看它的菌褶,便能瞧见菌盖隐藏下那动人心魄的紫色,名字也由此而来。
 
  但对于真菌来说,朽木可能比潮湿更重要。腐烂的木头中所含的养分渗入土壤,反过来又帮助微生物、真菌和昆虫生长。整个食物链都从中获益。在这附近,过去砍伐森林的时代留下了大量木头,长期以来滋养了土壤,支持了生物多样性。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这种锈耳属真菌(Crepidotus)生长在枯枝和原木上。它的酶分解木头的分子,为其提供食物,剩下的物质能滋养其他生物体并肥沃土壤。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鹿角炭角菌(Xylaria hypoxylon)的高度最多可达约六厘米,被称为炭角菌或鹿角菌。
 
  情况可能正在改变。出于防火的需要,荷兰一些森林中能为真菌提供养分的细枝、大树枝和树木被清理掉了许多。随着使用生物质能源的发电厂的兴起,这类材料可以被转化为能源。在林地循环中,腐烂的物质会形成新的土壤,然而如果林地循环被破坏,真菌的多样性就会减少,并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引发连锁反应。
 
  在我的院子里,我观察了各种真菌随季节更迭的生长和变化。我最喜欢的真菌是长着白色菌柄和鲜艳的红色菌盖的毒蝇伞。我很高兴发现了这种带圆点的真菌,不过我的邻居家有更漂亮的。我问他在修剪草坪时可否把这些真菌周围的草除掉,这样我就能给它们拍张照片了——就是本文开头的那张。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光线穿过毒蝇伞的菌盖照射下来时,菌盖下面复杂的图案呈现出一种充满动感的辉光。人们已经知道,该物种有毒且有神经性毒害作用。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这种小小的紫色真菌叫做小丽拟枝瑚菌(Ramariopsis pulchella),生长在荷兰与德国边境的海尔德兰省。因其可能受到威胁,欧洲的保护组织正在对它进行监控。
 
  森林里的真菌少了,森林的生态环境就会变得不那么丰富,也就更加乏味。所以我总是期盼着湿润的秋天,看看这些生物如何长回来。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像这样的真菌被称为“墨汁瓶盖”,因为当这种寿命较短的菌类成熟时,菌盖下方的菌褶会液化成一种可以用来书写的墨汁状物质。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随着年龄的增长,木蹄层孔菌(Fomes fomentarius)会长得越来越像马蹄。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多洼马鞍菌是马鞍菌属(Helvella)真菌,在这张放大照片中,能清晰地看见它的长茎。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彩囊钙丝菌(Badhamia utricularis)是一种黏菌,与真菌分属不同门类,但通常一起生长。这种黏菌早期是橙色或黄色的,成熟后能看到青灰色。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照片前景中橙色的秋叶,与只有大约6毫米高的马鞍菌属真菌(Helvella macropus)形成了鲜明对比。

梦幻般的真菌在大自然潮湿的角落里茁壮成长pic
因为是从松树的球果或凋落物中生长出来的,所以耳匙菌(Auriscalpium vulgare)也被叫做松果菌。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