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

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十二期

关闭

QIN,MEIYOUGENGDUOLE

北极边城梦境

XUDUORENSHUO,BEIJIYIDANBEINISHERUXUEMAI,TADUINIDEZHAOHUANJIANGYONGBUTINGXI。ZAIMANZHANGDEJIYE,RENDEXIANGXIANGFEIYANGRUFENG, WUJUWUSHU。MEIYIJIANWUPINDOUYOUSUOXIANGZHENG,MEIYIMOSECAIDOUBIEJUSHENYI ,MEIGERENDEGUSHIDOUJIESHIBUTONGDEMENG

北极边城梦境pic这只取名“克沙”的鹦鹉是摄影师叶夫根尼娅·阿尔布盖娃送来的新年礼物,科罗特基在老气象站吃午饭时就以它为伴。克沙这个名字源自苏联时期某部热播动画片里的一只鸟。
 
北极边城梦境pic科罗特基走向一座十年多前已退役的老灯塔。以前在气象站居住和工作的时候,遇上取暖的柴火不足,他就来撬掉灯塔里的木板带回去烧。那座气象站现已被新设施取代。
 

  许多人说北极一旦被你摄入血脉,它对你的召唤将永不停息。童年,我在苔原上跑来跑去,在极夜中看着北极光走路上学。极夜——这个诗意的名称背后其实是持续两月的黑暗,不仅意味着凛冬,还会化为一种心理状态。我的故乡季克西是俄罗斯拉普捷夫海岸边的偏远港城,多年前我离开家,先后去大城市和国外生活,但北极始终在唤我回去。我渴念它的与世隔绝和慢悠悠的生活节奏。在这片冰冻的北方大地,我的想象飞扬如风,无拘无束。每一件物品都有所象征,每一抹色彩都别具深意。我只有在这里时才是真正的自己。
 
我拍摄的那些人也跟我有相似的心思。有时候我觉得他们的故事就像一本书里的章节,各自揭示某个不同的梦境,却又因对这片大地共有的爱而串联成篇。故事里有想象自己活在沧海大舟之上的隐士,有梦想与爱人栖居在世界边缘的姑娘;也有关于家国的梦,父老子孙奉行传统,传述祖先的神话,以之滋养本族的过去和未来。最后,还有老苏联的极地开发与征服之梦。每个梦都有独特的色调和气氛。每个人都出于特定的原因驻足此地。
 
  第一个梦属于维亚切斯拉夫·科罗特基。他曾掌管霍多瓦里哈气象站多年,所处之地是巴伦支海上的孤绝半岛,地形狭长而贫瘠,科罗特基说它像条船。初次见面时,我立刻认出了他穿的防水布夹克,当年苏联时代的家乡人人都穿这个。他是当之无愧的北地行家,为在北极地区工作奉献了一辈子,现在仍会帮忙播报天气。
 
  气象站外,能听见冰层在移位和磨挤,狂风吹得电线嗖嗖响。站里就很安静,只有科罗特基的脚步声和吱嘎作响的门扇能昭示时间流逝。每隔三小时他就出去一趟,回来时自言自语念叨着观测结果——“风向东南偏南,每秒12米,阵风秒速达18米,渐强,气压降低,暴雪将至。”接着他会用一部旧无线电把播报传给对面某个他从未见过的人。
 
  有一天内心生愁,极夜熬得我思绪乱窜。我端着一杯茶凑近科罗特基,问他怎么能够孤身在这里过日日重复的生活。他对我说:“是你的预期太多,我觉得这也正常。不过这里的一天天并不是重复的。你瞧,今天你看见的是北极光,还有海面结了一层薄冰的罕见现象。星星早先在云后躲了一个多礼拜,今夜看见它们不是很开心吗?”我为自己过于沉浸在内心而忘了观察外界感到愧疚,从那以后开始留心放眼四周。
 
  有一个月我跟年轻情侣叶夫根尼娅·科斯季科娃、伊万·西夫科夫合住,他们正在俄罗斯另一处冰封边疆收集气象数据。两人此前刚在西伯利亚某市相守一周年,科斯季科娃来北极的时候叫上了爱人西夫科夫。他们一起监测天气,砍柴,做饭,看护灯塔,互相照顾。需要医疗服务时,只能依靠远处的一架直升机送他们就诊,遇上恶劣天气往往要耽搁几个礼拜。科斯季科娃几乎每天给母亲打电话,但因为并没有什么新鲜事可说,她常常叫母亲把电话开着免提只管去做家务,而她就坐下来静听远方家中的声响。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