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

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十二期

关闭

QIN,MEIYOUGENGDUOLE

传世摇篮曲

ZAISHIJIEGEDIDEWENHUAZHONG,HONGXIAOHAIRUSHUIDEYAOLANQURUTONGYISHANSHANCHUANGKOU,KEGONGYIKUIFUMUMENDEXIWANG、KONGJUHEJIYUWEILAIDEMENGXIANG。

传世摇篮曲pic利比里亚 晚间的故事分享会
在蒙罗维亚的曼巴角地区,孩子们聚在佩兴丝·布鲁克斯身旁,后者的小女儿玛尔塔坐在她腿上。同街坊的母亲们轮流照看孩子、讲故事,让其他人得空回家做饭。

传世摇篮曲pic护士艾莉森·康伦在医院要照顾新冠感染者,回布里奇沃特的家里看两岁儿子卢卡斯的时候,只能隔着一道玻璃门相处。这是一个休息日,她给卢卡斯小睡前给他读故事。艾莉森说“每天给他念书有助于维持一种生活的正常感”。
 

  对赫蒂彻·阿勒穆罕默德来说,夜晚是静默、舒适、让白昼喧嚣止息的时间。她的大儿子穆罕默德19年前出生时,她唱起甜美的摇篮曲——从她母亲和姥姥传下来的家园眷属之歌。
 
  随着冲突加剧,她一家人在2013年迁离努布尔村,不得已进入土耳其,她现年三岁的小儿子艾哈迈德就是在异国出生的。
 
  赫蒂彻的摇篮曲在旅途中改变了。她是一名教师,是五个子女的母亲,也是2011年以来从叙利亚流散的1200万难民的一员。
 
  现在成了土耳其公民的赫蒂彻和全世界许多母亲一样,在危难四伏的环境里养育子女,用摇篮曲抚慰他们。在一日的终末唱响于最私密空间的这些歌谣,所承载的内容远超出“哄睡”的功能。每当遭逢变故,摇篮曲帮孩子们确立安全感。当今,在新冠疫情引动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中,摇篮曲不绝如缕,成为守护父母与幼儿间温柔时刻的重要方式。
 
  各种文化中都有摇篮曲,代代传唱者的历史就回荡在这些歌声中。赫蒂彻的摇篮曲里唱到了战争。“孩子们知道我的感受。”她沉思道。从难民安置营的帐篷到尚勒乌尔法某座公寓里的家,噩梦一路跟着赫蒂彻。她梦到被直升机追赶,心里牵挂着孩子们醒来。他们看见母亲的眼泪就簇拥过来。就着摊在地板上的一块床垫,她轻柔地把艾哈迈德放在腿上慢慢摇,唱起来。
 
  “飞机哟,天上飞,别把街上的孩子打。手下留情,发点善心吧。”
 
  一块出土的古泥板上刻着大约4000年前的巴比伦摇篮曲。在手机屏幕的微光下,在城市背景噪音的嗡嗡声中,当今的孩子仍由摇篮曲陪伴入梦。我们向祖辈继承了这些歌谣,再把它们传下去。我们携带摇篮曲穿越国界,又随着行走谱出新的歌来。它们承载了前人的足迹,也将在今人逝去多年后继续保存我们的足迹。在这些歌里,我们不止表达最深的恐惧,也用同一口气唱出希望和祈求。它们可能是孩子最早听到的关于爱的歌。
 
  赫蒂彻的歌也像全世界许多摇篮曲一样,是对日间压力的一种回应。虽然摇篮曲听起来让人宁心静气,它们的歌词却常怀阴暗,与抚慰相距甚远——是通向我们内心恐惧的一道窗。冰岛歌谣《Bíum, Bíum, Bambaló》(这类歌名是没有实际意思的拟声词)里,屋外有人把脸贴在窗子上窥探;俄罗斯的《Bayu Bayushki Bayu》则警示不要滚到床边,不然一只小灰狼会把婴儿拖进树林,藏在柳丛下。
 
  摇篮曲容纳了我们对于残酷世界的恐惧,歌中并不总是对孺子加以庇护。比如最广为人知的一首英语摇篮曲《摇摇宝贝》,归根到底唱的是连摇篮带孩子一起从树顶跌落的故事。
 
  不过这曲子也有不太知名的一首当代加长版歌词,末节的开头几句是:摇摇宝贝/不用怕/宝贝安心/妈妈很近。摇篮曲显示了我们的恐惧,但歌声反映的安心可能更重要。结尾是:沉沉睡吧/睁眼天就亮啦。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