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

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十二期

关闭

QIN,MEIYOUGENGDUOLE

怒江的旱季

NEITIAOJINGXINDONGPODEJULONGXIAOSHIBUJIANLE,NUJIANGBIANCHENGFANZHEBILANSEDEYUDAI,LIANGCETIANYUANCONGCUI,SHANHUALANMAN,HUANGHUJIANWANRUOJIANGNANSHUIXIANG。

怒江的旱季pic碧罗雪山上的老姆登村,是为数不多可俯瞰怒江大峡谷的地点。怒江大峡谷极其狭窄,江流湍急,地质灾害隐患众多,一直以来都是一处偏僻的地带,以其原始和神秘吸引着外界。

怒江的旱季pic虽然怒江大峡谷的人马驿道已经不复当年的荣光,但马依然是两岸居民重要的交通工具。从河谷到高处村寨,粮食以及各种生活物资的运输,都高度依赖这些体型矮小、攀爬能力强健的家畜。
 

  携带着大量泥沙的浑浊江水,一路咆哮着在峡谷之中狂奔,波涛澎湃犹如发怒的巨龙,这是很多人对这条大江的直观印象。但那只是雨季的怒江,当旱季到来,那条惊心动魄的巨龙就消失不见。怒江变成了一条泛着碧蓝色的玉带,静静地在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之间的峡谷中摇曳,两侧田园葱翠,山花烂漫,甚至有渔舟在其中荡波,恍惚间宛若江南水乡。
 
  我对怒江的认识,2016年是一个分界线,在2016年之前,每次到怒江都是雨季,泥石流、塌方、暴雨导致的艰难路况,让我对这里着迷的同时,也实在感到路上奔波的煎熬。2017年开始,不仅路况要好很多,我也有更多的闲暇去领略这条狂野大江温柔的一面。
 
  最初旱季到怒江,是2016年的12月。当时贡山的朋友在朋友圈发了一个丙中洛下大雪的视频,顿时我就畅想出了一幅两岸白雪皑皑,一条碧江蜿蜒流淌的美丽画面,这个画面我其实已经魂牵梦绕了很多年,从第一次到怒江州的独龙江,就开始在脑海中出现。带着“去,还是不去?!”的犹豫,在朋友圈转发了这条视频之后,一群朋友极力支持我前去,有朋友更是直接私聊说:“去吧,我出路费!”就这样,有了我的第一次旱季怒江之行。
 
怒江是哪里?
 
  怒江发源于唐古拉山南麓,雪水聚集成溪,溪流相汇成河。它自青藏高原奔腾而下,流经横断山区的高山峡谷,然后经缅甸注入印度洋的安达曼海,全长1540多千米。实际上,在不同河段,怒江有不同的名字。西藏自治区的洛隆县嘉玉桥以上为怒江的上游,藏族人称之为“那曲河”,意思是“黑色的河流”,因其江水深黑,被我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称之为“黑水河”。那曲河从洛隆县嘉玉桥流入他念他翁山和伯舒拉岭之间的峡谷后,才被称为“怒江”。嘉玉桥至云南省泸水县为怒江的中游。怒江奔流几百千米来到横断山区,在碧罗雪山与高黎贡山之间,西岸高黎贡山顶到谷底高差达5000米,东岸碧罗雪山顶到谷底高差达4000多米,两山夹峙,怒江深深下陷到谷底,从西藏察隅县的察瓦龙乡到云南怒江州的六库,形成300多千米长的大峡谷。此时的怒江已是百川汇流,江水澎湃,但被大山紧束其间,不得自由伸展,只能在谷底咆哮怒吼,左冲右突,夺路而行。江面海拔在约400千米的范围内,海拔从约2000降到约800米,其“怒”也理所当然。据说怒江的名字源于怒族,音译成汉语用了发怒的怒。不过以怒来喻怒江的水势,则极贴切恰当不过。云南省泸水县以下为怒江的下游,河谷较为开阔,岭谷高差已降至500米左右,江面海拔在800米以下。怒江流入缅甸之后被称为“萨尔温江”,最终流入安达曼海。
 
  我的动作不可谓不迅速,第二天就出发,和怒江州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管护局泸水管护分局的王斌汇合,第三天一早就抵达丙中洛,可惜雪已经融化,只有山顶尚且留有一点儿。不甘心之下,我们俩决定沿着大峡谷逆流而上,到更上游的地带碰碰运气。我们一路开车到了西藏自治区的察瓦龙一带,那里已经完全是一片干热河谷的景象。两岸很难看到什么树木,只有一片片比人还高的仙人掌丛林在两岸倔强地生长着,代表着绿色没有彻底放弃这里。当然更没有雪,只有孤寂的沙土和岩石。
 
  当时,怒江州的“美丽公路”建设方兴未艾,工人们趁着旱季的黄金时间,加班加点施工。我们去时一路出奇顺利,返程却频频遭遇封路施工,不得不跟随着公路的施工节奏行进。这就给了我停下来仔细观察和了解这条大江、以及聚居在这条大江两岸人们生活的机会。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 )